over 11 years ago
 我們家是節儉的家庭,剪髮後花錢洗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,但偶爾我一個去的時候會偷偷爽一下,那時後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洗頭都要被壓著洗,但是隔壁的大叔伯伯就可先坐在椅子上先洗完,再去被壓頭。被壓頭的感覺很像死刑犯要被砍頭一樣,只差死刑犯是插一根牌子,我是披一條毛巾。

 我一直期待那一天我也可以坐在椅子上洗頭,那好像代表著我是個大人了,也可以跟剪髮的阿姨講一些五四三的話。沒想到這個願望不小心實現了,幫我洗頭的是老闆娘的兒子,洗的超仔細的,剪頭只花了15分鐘,但洗頭加小小的按摩花了快二十分鐘,只加四十元喔。

 我一直以為我是小孩,也真的這樣認為,但是生活小小改變偷偷告訴我,其實你是個大人了。


  有點說不出的難過。<!-- more -->
← 潮水的速度 和你一起走 by 子軒&平昇 (清大山社)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