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ver 11 years ago

幻想著可以躺在大馬路上,想像這那種感覺就會讓我小小的高興,說給別人聽可能會被笑。

我家算是在文化區,名字是這樣,但是一點也不文化,除了中間有一座文化中心外加一間師範大學,感覺不出什麼文化氣息,本來僅有的兩間書店,到我大學的時候也倒了百分之五十,改建成服飾店。雖說是文化區,平常的車也還不少,不太可能有機會可以爽爽的躺,平常又被家裡管的死死的,清晨午夜也不是我的活動時間。一直到了高中,從學校的K書中心回來後,車往紅磚道一放,靜靜的躺了五分鐘,就這麼一次,簡單的快樂。<!-- more -->

← 梵谷的左耳 公園乾麵 →